2020/1/8

【2020勞動事件法專題1】勞工權益大幅提升,企業不可忽視的《勞動事件法》之影響


2020年的《勞動事件法》已經上路,然而,許多企業對新法還是覺得難以捉摸。

亦不清楚相關單位的執法尺度將會有多嚴格。部分企業甚至抱持著「等真正碰到再說

吧!」的心態。其實,面對新法當然不宜過度驚恐,

擔心勞檢會三番兩次來自家公司造訪。但也不應輕忽,漠視勞檢的風險。

企業最好的態度或許應如《孫子兵法》所言:「無恃其不來,恃吾有以待之」。

《勞動事件法》2020即將上路,各企業們準備好因應之道了嗎?

正視新法所帶來的新局,清楚理解勞資雙方在新法後產生的地位改變,才能正確因應新

制,進而達到勞資和諧、企業獲利的局面。而「勞工地位」的改變,就是企業最需要重視的

第一步。

《勞動事件法》使勞工擁有那些權利呢?

一.「勞動調解程序」加速,勞工訴訟門檻大幅下降

過往勞資協調常常會發生以下狀況-資方用資源消耗戰的訴訟方式,讓勞工知難而退,

畢竟拖得愈久,勞工愈不利。實務上,確實有不少勞工因時間與金錢的關係放棄訴訟,

讓本來勞資協調解決問題的美意蕩然無存,甚至被民眾譏為「打折正義」。

但新法特別針對上述情況做出調整。

1.增加法院調解過程

有鑑於日本的「勞動事件審判法」擁有相當好的成效,

《勞動事件法》立法也依循相同概念,在每次勞動相關訴訟前,

自動進入調解程序。而調解會除了由法官擔任必要調解人外,

在場還有兩位勞資專家擔任調解員,提供不同視角協助切入。

也更能切中勞資雙方的爭點核心。

2.訴訟過程再加速

此外,以往被詬病「訴訟過程冗長的」問題也有了改善。新法規定,

勞動調解應於三個月內終結,勞動訴訟一審應於六個月內審結。

所以過往勞工們可能會想「反正打官司也打不贏公司」,

或是「打官司打下來耗時費日又很難贏」,果斷放棄。

但依照《勞動事件法》新制,勞動調解與訴訟看得見終點,

法院也提供多元的視角協助勞方,減少勞工的訴訟障礙。

等同鼓勵勞方爭取自己權利。

二.打破「以原就被」原則,勞工訴訟更便利

過往勞動調解與訴訟,是依照《民事訴訟法》的「以原就被」管轄原則,

換言之,勞工如果跟所屬公司有爭議,就必須到總公司所在地的法院。

這勢必增加訴訟的成本以及勞工的心理壓力。不少勞工考量到車馬奔波的成本,

乾脆放棄訴訟。新法同樣考慮到這種情況。

依照《勞動事件法》第六條明文規定:

勞動事件以勞工為原告者,由被告住所、居所、主營業所、主事務所所在地或原告之勞務提供地法院管轄;以雇主為原告者,由被告住所、居所、現在或最後之勞務提供地法院管轄。

這也意味著-勞工不用再風塵僕僕地前往公司所在地的法院,

變相減少了勞工興訟的時間成本。也更能以訴訟跟公司爭取權益!

三.裁判費、執行費的減徵或暫免,降低勞工負擔

過往勞資訴訟常會發生一種情況-弱勢勞工雖有心以訴訟討回正義,

無奈手頭拮据,包含裁判費,以及強制執行的費用都讓勞工難以負擔。

再加上雙方一旦進入法律程序,通常資方不會繼續支付工資,

這也造成勞資雙方資源的不對等。

現在新制明文規定:

減徵或暫免徵收勞工起訴、上訴及聲請強制執行之裁判費、執行費

如屬於雇傭關係、退休金、遣散費、工資等案件。上訴費可免徵2/3。

勝訴金額20萬以上者,可先免繳執行費,等執行結束後再行補繳。

對弱勢勞工而言,可說是得到更周全的保護。

四.定暫時狀態處分,保障勞工經濟收入

裁判費與執行費的減徵或暫免,固然有利於勞工,

但「家庭收入的中斷」,才是過往不少勞資訴訟無疾而終的主因。

「定暫時狀態處分」就是藉由法官「裁定」,在該案件的判決出來前,

先暫時保持不變或是暫時實現。以勞資訴訟而言,

就是法官可依照《勞動事件法》第49條之一:

勞工提起確認僱傭關係存在之訴,法院認勞工有勝訴之望,且雇主繼續僱用非顯有重大困難者,得依勞工之聲請,

為繼續僱用及給付工資之定暫時狀態處分。


先認定勞方的請求為真,讓勞方得以返回職場岡位。繼續提供勞務獲取薪資。

自然不會造成勞工「家庭收入中斷」的結果。


綜上所述,就算企業本身對《勞動事件法》沒有深入的研究,

大概也能推知-「勞工得到更多法律保障」。

也可以說,台灣資方將面對「受到更多法律保護的勞工」、「更頻繁的勞資調解/訴訟」。

所以,在已經到來的2020,企業除了應正確認知勞工的地位提昇外,

也該更審慎的看待新法。充實《勞動事件法》知識、善用好的系統輔助公司記錄人事資料,

都是不錯的解方。重點是...

企業們,您們動起來了嗎?


撰文:Aguo(鋒形科技 / 行銷主任)


>FemasHR雲端人資系統,帶您了解2020勞動事件法梗概:馬上了解

>立即免費試用系統:點我申請

<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>